“将死”的医生

医疗行为已经存在了几千年。医学历史总会写到医生这个职业是如何由部落巫医进化而来的。
长久以来,医生和患者之间一直是一条单纯的闭环,患者-医院-医生,或者说患者-医生(医院)。
在这个简单的二元关系中,医疗行为是最终目的。医生(医院)则是医疗行为发生的物质基础。
但是现在,医疗开始了“市场化”,由商业介入了这个简单的二元关系,于是大家感觉就变得混乱了起来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“将死”的医生”

2018年5月16日 胡逼

想有个什么东西,确切地说,应该叫“工具”,能够让人随时随地都可以手画手写的方式来做记录,记下当时的各种情绪感念,或者突如其来的想法和灵感。

Surface其实就可以。然而每天到手术室真的没有那么多力气扛着一块原木菜板了……它还是太沉了一些

这么一看,真的只有iPad mini可以最大程度地满足要求。但是mini似乎有没有Pro那样的笔可以写写画画,最多用Bamboo。

万恶的市场经济啊,生产什么东西从来就不是真的为了让你用起来很爽、每一样都跟随使用者的意愿去增加、删减、延续、改进的。

2018年5月15日 文章被拒之悲剧而倍惧

Dear Mr. Ma,

你的文章总之还是被拒了。

我想原因主要是你的不懂事。对自己的水平盲目自信,对人生的态度放纵无方。

总之,我觉得一部分是理所当然,一部分是时也命也。抓紧时间改吧,而且钱该花就花,这是没办法的事。当时本不必之节约,竟至今日不得不之浪费,实乃憾事。人生之不可预料,果如此尔。

祝好。

另,今日闷热后雷雨,许时来运转之吉兆也,望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