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11月24日 见小学同学

跟十多年未见的小学同学聊了好久,说起其他旧友,人还是当年的人,世界却已经不再是当年的世界。

20出头就开始操心结婚生孩子,是因为解放前平均寿命不到50岁。
所以,家长逼婚的话,你们的论据应该是,现在平均寿命已经突破70岁,所以原则上35岁再结婚也不迟。

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初中同学贾慧的联系方式,我觉得我应该向她道歉。
为当年男孩子们集体欺负她而我居然袖手旁观而道歉。
总觉得好像自己一辈子平安无事,原来可怕的事其实就在身边。十几年之后才想起来,想想自己当初置之不理的心态,惭愧至极,当与欺凌者等罪。
哪怕她现在过得很好,当年看上去小打小闹的事,仍然令人如坐针毡。

求同,是为了更便捷、更简单地运行社会。
所以总有人教你各种规矩,总有人限制你的言行,总有人灌输给你思想。
但是社会是要发展的,发展就需要存异,从各种异中突破出发展的力量。
总有人教你各种莫名其妙的规矩,总有人限制你的合情合理的言行,总有人灌输给你因循守旧的思想。
以至于三五好友重温少年的时候似乎自己才找回点书生意气。
去他妈的,老子的祖先第一个直立起来走路,难道是为了变回恐龙?如果人人都老老实实规规矩矩,人类现在还在树上爬着呢。

我们发现,很多人的人生轨迹,一出生就已经定了三分。
有从殷实而潦倒的,有从贫困而发迹的,但大多数人的确是依着一个常规的路线,大差不离地长大成人,结婚生子,富足之家大多依旧富足,普通之家大多依旧普通。贫苦之家呢?没记得,不会说,早已淡忘。想起来,说到了,只有唏嘘。
“张华考上了北京大学,李萍进了中等技术学校,我在百货公司当售货员,我们都有光明的前途。”
如果说我这个时代有什么遗憾,我想也许是没把红宝书留给我们。
还得我现在辛苦自己去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