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是迟来的人生节奏 – 2018年12月2日

眼看着12月了,一点消息都没有。真的让人很着急啊。
就是这种将死未死,要活不活的状态最熬人,还不如给个痛快,直截了当告诉我说不行,别指望了,死起吧您。

也许是跟我这个犹豫纠结的性格有关系,生活也是犹豫而纠结的。

娘胎里预产期都过了还在纠结要不要出生。
早上了一年学结果犹豫着要不要长大。
屌毛都长齐了才想起来是不是该进入叛逆的青春期。
炮都打过了其实才刚开始谈恋爱。

所以这个事可能也是要迟来的吧。

每天都安慰自己,算了,妈的耽误就耽误了,我他妈错过的白费的瞎鸡巴折腾的又不是这一次两次。人生才过了30年而已。

我这辈子唯一正确的三观,就是轻易不想自杀罢了。

挺好玩的

仙人洞丨凡士林
雄黄酒丨牡丹花
秦岭文竹丨宋江武松
外婆磨针丨内公切线
中午大吃东坡肉丨小丑远征西班牙

唐三彩丨清一色
富士胶卷丨贫僧糊涂
武松打虎丨文心雕龙
占小便宜丨得大解脱
长春花碱丨安息香酸
空山鸟语丨危地马拉
燕归南浦丨马来西亚
三星白兰地丨五月黄梅天
珍妃苹果脸丨瑞士葡萄牙
桃李争荣日丨荷兰比丽时
月末老灌水丨日本新加坡
四品天青缎丨六味地黄丸
堪叹我南船北马丨察哈尔右翼前旗

浩如雷公,切比雪夫。
托怀明月,拉格朗日。
缘由心生,爱因斯坦。
安非他命,如是我闻。
问道南山,盘尼西林。

作者:Yasu
链接: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25550735/answer/40661416

2018年11月24日 见小学同学

跟十多年未见的小学同学聊了好久,说起其他旧友,人还是当年的人,世界却已经不再是当年的世界。

20出头就开始操心结婚生孩子,是因为解放前平均寿命不到50岁。
所以,家长逼婚的话,你们的论据应该是,现在平均寿命已经突破70岁,所以原则上35岁再结婚也不迟。

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初中同学贾慧的联系方式,我觉得我应该向她道歉。
为当年男孩子们集体欺负她而我居然袖手旁观而道歉。
总觉得好像自己一辈子平安无事,原来可怕的事其实就在身边。十几年之后才想起来,想想自己当初置之不理的心态,惭愧至极,当与欺凌者等罪。
哪怕她现在过得很好,当年看上去小打小闹的事,仍然令人如坐针毡。

求同,是为了更便捷、更简单地运行社会。
所以总有人教你各种规矩,总有人限制你的言行,总有人灌输给你思想。
但是社会是要发展的,发展就需要存异,从各种异中突破出发展的力量。
总有人教你各种莫名其妙的规矩,总有人限制你的合情合理的言行,总有人灌输给你因循守旧的思想。
以至于三五好友重温少年的时候似乎自己才找回点书生意气。
去他妈的,老子的祖先第一个直立起来走路,难道是为了变回恐龙?如果人人都老老实实规规矩矩,人类现在还在树上爬着呢。

我们发现,很多人的人生轨迹,一出生就已经定了三分。
有从殷实而潦倒的,有从贫困而发迹的,但大多数人的确是依着一个常规的路线,大差不离地长大成人,结婚生子,富足之家大多依旧富足,普通之家大多依旧普通。贫苦之家呢?没记得,不会说,早已淡忘。想起来,说到了,只有唏嘘。
“张华考上了北京大学,李萍进了中等技术学校,我在百货公司当售货员,我们都有光明的前途。”
如果说我这个时代有什么遗憾,我想也许是没把红宝书留给我们。
还得我现在辛苦自己去捡。

29岁生日

不觉廿九,已近而立,漂游京城七载有余,学而未成,术亦不通,上无片瓦遮身,下无锥地立足,无钱粮以孝父母,无车房以养妻子,惭愧甚焉,心下戚然。

29岁,一事无成,身无长物。从医也只是个无能的庸医,也没能做个争气的好儿子,也没能做个合格的男朋友,连自己的工作都没安顿好。真没意思。

没意思。行医没意思。北漂没意思。总算理解为什么郁郁不得志的男性青壮年是危险分子了。

革命!同去,同去!

2018年10月17日 重阳访灵光寺

今天本来有手术的,结果秉航告诉我病人没来。

今天早上起来,本来是打算去上班的,结果公交车临时改道。还没到西黄村北站忽然拐弯,直奔八大处。我没反应过来。

本来只是想磕个头烧个香就走的,结果……

我想这可能就是我妈经常说的佛缘吧……

来都来了,您看还有猫呢……

您看您是现金还是刷卡?

一方面盼着文章投稿越快出结果越好,另一方面却又害怕。

怕它被拒。

慌得很。

怪我自己懒惰,该学的不好好学,该做的不好好做。

但是又觉得委屈。

Required Reviews Completed

下一次再刷新,会是什么呢?

Rejected?

求求你们了……我觉得有点受不了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