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2月13日

买了一个特别有趣的日记本,有日期计划表,有方格页,还有很多西方古典名画的装饰页。

写了不到一个月就因为放假回老家而作罢。

我看我要是真想写点什么,还是发到博客来吧……至少写字那么难看的我就不需要动笔写字。

正经人谁写日记啊?

是啊!

你写日记吗?

我不写,你写日记吗?

谁能把心里话写日记里。

写出来的那能叫心里话?

下贱!

噫……

2019年1月21日

爸爸最近查出甲状腺有结节,胆囊也有个肿物。

妈妈椎间盘脱出快两年了,关节也不太好。

我好难受……

我只能庆幸我还没有在北京买房子。

天意造化,似乎刻意推迟了一个社畜的标准人生流程,毕业,工作,结婚,买房买车,生儿养女……

试想,如果此时我刚刚步入了所谓的人生正轨,而我爸妈有个三长两短……一所小小的房子完全没办法给我庇护,反而是小家庭的一场灭顶之灾。

知道身处困境,也知道该做些什么,却总是做不到。

这种感觉太难受了。

2019年1月1日

一年下来什么也没干成。
拍张壁纸吧。

这个小家伙有一种奇特的顽强。
肥料不够,温度不够,怎么都开不出花来。
它也要长,要疯长,不管不顾地长。
要从烂透了差点被扔掉的根上发出一颗茎来。
要在2楼的窗台直愣愣地窜到3楼去。
要把飘窗顶的天花板都恨不得戳个窟窿给你看。

截了几段扦插,还是长
吸了一点点肥料就发出无数的芽。
你应该是娇生惯养的观赏花啊,这是何苦呢?

去你妈的,老子就是要长。

分成五截又怎么样。
一截遗欧,一截赠美,一截往非洲,一截过南洋,还有一截把红旗扛。

可以考虑投稿的SCI期刊列表(2018)

期刊名称查询来源:
http://mjl.clarivate.com/cgi-bin/jrnlst/jlresults.cgi?PC=K&SC=YA

影响因子查询来源:
https://www.researchgate.net/publication/326016068_2018_Journal_Impact_Factor_2018

  • Journal of Plastic, Reconstructive & Aesthetic Surgery – 2.158
  • Journal of Craniofacial Surgery – 0.772
  • Journal of Cranio-Maxillofacial Surgery – 1.960
  •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Oral and Maxillofacial Surgery – 2.164
  • The Cleft Palate-Craniofacial Journal – 1.262
  • British Journal of Oral and Maxillofacial Surgery – 1.260
  • Annals of Plastic Surgery – 1.536
  • Plastic and Reconstructive Surgery – 3.475
  • JAMA Facial Plastic Surgery – 2.388
  • Aesthetic Plastic Surgery – 1.484

知道自己几斤几两,不过被只有0.772分的 Craniofacial 怼回来两次还是挺难受的……

总是迟来的人生节奏 – 2018年12月2日

眼看着12月了,一点消息都没有。真的让人很着急啊。
就是这种将死未死,要活不活的状态最熬人,还不如给个痛快,直截了当告诉我说不行,别指望了,死起吧您。

也许是跟我这个犹豫纠结的性格有关系,生活也是犹豫而纠结的。

娘胎里预产期都过了还在纠结要不要出生。
早上了一年学结果犹豫着要不要长大。
屌毛都长齐了才想起来是不是该进入叛逆的青春期。
炮都打过了其实才刚开始谈恋爱。

所以这个事可能也是要迟来的吧。

每天都安慰自己,算了,妈的耽误就耽误了,我他妈错过的白费的瞎鸡巴折腾的又不是这一次两次。人生才过了30年而已。

我这辈子唯一正确的三观,就是轻易不想自杀罢了。

挺好玩的

仙人洞丨凡士林
雄黄酒丨牡丹花
秦岭文竹丨宋江武松
外婆磨针丨内公切线
中午大吃东坡肉丨小丑远征西班牙

唐三彩丨清一色
富士胶卷丨贫僧糊涂
武松打虎丨文心雕龙
占小便宜丨得大解脱
长春花碱丨安息香酸
空山鸟语丨危地马拉
燕归南浦丨马来西亚
三星白兰地丨五月黄梅天
珍妃苹果脸丨瑞士葡萄牙
桃李争荣日丨荷兰比丽时
月末老灌水丨日本新加坡
四品天青缎丨六味地黄丸
堪叹我南船北马丨察哈尔右翼前旗

浩如雷公,切比雪夫。
托怀明月,拉格朗日。
缘由心生,爱因斯坦。
安非他命,如是我闻。
问道南山,盘尼西林。

作者:Yasu
链接: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25550735/answer/40661416

2018年11月24日 见小学同学

跟十多年未见的小学同学聊了好久,说起其他旧友,人还是当年的人,世界却已经不再是当年的世界。

20出头就开始操心结婚生孩子,是因为解放前平均寿命不到50岁。
所以,家长逼婚的话,你们的论据应该是,现在平均寿命已经突破70岁,所以原则上35岁再结婚也不迟。

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初中同学贾慧的联系方式,我觉得我应该向她道歉。
为当年男孩子们集体欺负她而我居然袖手旁观而道歉。
总觉得好像自己一辈子平安无事,原来可怕的事其实就在身边。十几年之后才想起来,想想自己当初置之不理的心态,惭愧至极,当与欺凌者等罪。
哪怕她现在过得很好,当年看上去小打小闹的事,仍然令人如坐针毡。

求同,是为了更便捷、更简单地运行社会。
所以总有人教你各种规矩,总有人限制你的言行,总有人灌输给你思想。
但是社会是要发展的,发展就需要存异,从各种异中突破出发展的力量。
总有人教你各种莫名其妙的规矩,总有人限制你的合情合理的言行,总有人灌输给你因循守旧的思想。
以至于三五好友重温少年的时候似乎自己才找回点书生意气。
去他妈的,老子的祖先第一个直立起来走路,难道是为了变回恐龙?如果人人都老老实实规规矩矩,人类现在还在树上爬着呢。

我们发现,很多人的人生轨迹,一出生就已经定了三分。
有从殷实而潦倒的,有从贫困而发迹的,但大多数人的确是依着一个常规的路线,大差不离地长大成人,结婚生子,富足之家大多依旧富足,普通之家大多依旧普通。贫苦之家呢?没记得,不会说,早已淡忘。想起来,说到了,只有唏嘘。
“张华考上了北京大学,李萍进了中等技术学校,我在百货公司当售货员,我们都有光明的前途。”
如果说我这个时代有什么遗憾,我想也许是没把红宝书留给我们。
还得我现在辛苦自己去捡。